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川,临川

[复制链接]
查看796 | 回复0 | 2021-11-17 09: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悠扬的戏曲回荡在抚河两岸,如翩飞水袖一般,一抖一收之间带起的氤氲水汽浸润了临川这座屹立了千年的古城,宛如悠悠时光在此鲜活流转,历久弥新。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424.jpg

《寻梦牡丹亭》
图 | 来自网络

朱自清先生曾经在他的游记《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当中写道:“……于是我们的船便成了历史的重载了。我们终于恍然秦淮河的船所以雅丽过于他处,而又有奇异的吸引力的,实在是许多历史的影像使然了。”

确然,造化自然的鬼斧神工本就已经够难得了,若说有什么能够为其增光添彩,那便唯有依傍这山水而生的人了。“小桥流水人家”,从来都是不可分割的美好画卷。自古历史由人书写,也唯有人能给草木山水披上合身的衣装,一代一代,传承不绝,使它们焕发出隽永迷人的风采。

先生笔下的秦淮河十分雅丽,又因秦淮河歌声而增添了几许风情,显出些靡丽来。较之而言,抚河之畔的临川在雅丽之余,似乎更是一个修文养贤、绮梦悠长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518.jpg
“远色入江湖,烟波古临川”,是汤显祖描写家乡的两句诗,这样寥寥数语,勾勒出了一个烟波浩渺、山清水秀的绝美临川。高低起伏的赣东丘陵,是江西特有的红壤地带。山因水而秀,抚河,这条纵贯赣抚平原、盎然亿万年生机的母亲河,因为她的胸怀和柔情,将这抚州大地悠悠山川的灵性描绘得如画如梦、刻画得淋漓尽致、浸透得水乳交融……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535.jpg
相山
图 | 来自网络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555.jpg
大华山
图 | 来自网络

山水相依,刚柔并济,在抚河温柔的怀抱里,曹山、麻姑山、大觉山、军峰山、灵谷峰等山峦安然而卧,静谧着,酣梦着,却又为临川增添了几分硬朗。在这山峦之下,有一座高台静静矗立,默然不语,穿越过千年时光、百年风雨,守护着这一方黎民。这便是拟岘台。

拟岘台历来为抚州郡城第一胜景,曾与河北幽州台、山西鹳雀楼、赣州郁孤台等齐名,文化积淀深厚。兴建当年,曾巩曾作《拟岘台记》;王安石亦应邀为此台赋诗;陆游更是多次登台吟唱……历代文人墨客为拟岘台所作题记诗赋,难以悉数。

“州之东,其城因大丘,其隍因大溪,其隅因客土以出溪上。其外连山高峻,野林荒墟,远近高下,壮大闳廓,怪奇可喜之观,环抚之东南者,可坐而见也。”曾巩在《拟岘台记》中的这段文字,用凝练的手法描绘出了临川城周气象雄浑开阔、苍劲大气的壮丽景象。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618.jpg
大觉山
图 | 来自网络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642.jpg
九龙湖
图 | 来自网络


曾巩和汤显祖从两个不同的视角描绘了临川的锦绣山河,两相综合,我们可以发现,临川山河大气而不失温润,刚中带柔,恰如翩翩公子,有温润如玉的风度,又自有一番正人君子刚正不阿、不谗不媚的风骨。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701.png
“初唐四杰”之一王勃曾在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以“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盛赞临川的文事繁盛,但是临川文学真正名满天下是在两宋时期。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731.jpg

《晨光塔影》
图 | 袁小明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734.jpg
《梦湖下夕阳》
图 | 周木杨

古人云:“时势造英雄。”对于文学而言,也是这样。临川文学能够在两宋时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和两宋时期因文人治国而形成的崇尚经世致用、内敛温和的文士审美是紧密相关的。在这个时期,临川涌现出了大批在文学上享誉一方的大文豪,最著名的,莫过王安石、曾巩、晏殊、晏几道父子以及谢逸、谢薖兄弟。

临川崇文之风极盛。人道临川人“勤于耕作,礼于诗书,耻于聚讼;以诗书求闻达,弃自守而进取”,正因为通笔墨,尚诗书,才能安守本分,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学而优则仕”的临川子弟中,晏殊和王安石当属其中翘楚。晏王二人皆以诗文才气闻名于显贵朝堂,得到皇帝重用,官拜丞相。

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后世尊其为“北宋倚声家初祖” ,亦工诗善文,其文章又能“为天下所宗”,他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以清丽简约的笔触写尽春愁,传唱至今,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而王安石同样在文学上具有突出成就。其散文简洁峻切,短小精悍,论点鲜明,逻辑严密,有很强的说服力,充分发挥了古文的实际功用,名列“唐宋八大家”;其诗“学杜得其瘦硬”,擅长于说理与修辞,“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句诗中,王安石以梅花自勉,恰如其分地展现了王安石精妙的诗才和高洁的品性。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806.jpg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808.jpg
名人雕塑园
图 | 来自网络

当然,这些文学大家的出现,离不开他们背后渊源的家学,往往在出现顶尖的杰出人物时,我们都能够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他们的族人亲友在各自领域所拥有的盛名。

在这个时期,还有颜真卿、王羲之、谢灵运、黄庭坚、陆游、范成大、戴叔伦等名家大儒在此宦游,留下无数墨宝,正所谓:“不知临川何许得尤物,集古续篇出真笔。”

两宋之后,临川文风之盛行,并未就此止步。元明清民国至现当代,临川子弟一直在文坛上享有盛誉,罗万藻、饶介、危素、汤显祖、罗汝芳、李绂、游国恩……多如繁星,不可胜数。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832.jpg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自古佳期易逢,柔情却难觅,愈是如此,一份发自肺腑的柔情便显得愈加珍贵。何谓“柔情”?往小了说,真挚的爱意能够令英雄难过美人关,能使百炼钢化作绕指柔,故称“柔情”;往大了说,“上善若水”,以满怀柔情,与人为善,无谓世事凛冽,用如水的善意包容世态锋锐的棱角,这又何尝不是“柔情”?可以说,柔情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情感,内蕴于心,外化于行,使人如沐春风,见之可亲。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851.jpg
文昌里
图 | 来自网络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854.jpg
《寻梦牡丹亭》
图 | 来自网络


言及临川,“柔情”二字是不能不提及的,究其缘由,在寻抚记看来,大抵是因为临川孕育出了大批柔情儿女。有“小园香径独徘徊”的晏殊,有“从别后,忆相逢。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的晏几道,更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汤显祖……名录之众,不胜枚举,便不在此多做赘述。然则,若论其中之最,当属汤显祖。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929.jpg
微信图片_20211117085931.jpg
《寻梦牡丹亭》
图 | 来自网络

汤显祖在看遍官场是非、辞官归乡后,并未就此消颓,而是将满腔才情尽付纸端,用极致的柔情写就《紫钗记》、《还魂记》、《邯郸记》、《南柯记》。这四部戏曲合称“临川四梦”,代表了我国古代戏曲艺术成就的巅峰。

“临川四梦”极写深情,字里行间将柔情诠释得淋漓尽致,亦足可见汤翁赤子之心,虽历尽浮沉仍未改分毫。他的柔情,抵御了世事炎凉,浸润了无数痴心,温柔了无尽岁月……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000.png
自唐宋以来,临川区域经济发达,人文鼎盛,众多巨公鸿儒兴学化民,极力传播儒家思想,士绅热心办学,学子辛勤苦读,民间读书风气极盛,大大促进了临川区域书院的建设和科举文化的发展。历唐宋元明清诸代,临川区域书院计有157所之多,州县儒学、民间私塾相互激荡,孕育出2450名进士和众多卿相官吏,历代文人学士、科技人才摩肩接踵,成群涌现,“一门三进士”和“百里十状元”等现象令人惊叹,足可见临川儒家文化之悠久繁盛。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018.jpg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019.jpg
临汝书院
图 | 来自网络

此外,临川区域的宗教同样历史悠久,主要为道教和佛教。

道教在临川源远流长,有多种神祗崇拜,而在诸神中以麻姑的地位最尊,作为麻姑道场的麻姑山又为东南道教中心之一,孕育出了北帝派、天心派及神霄派等道教派别,出现了陈景元、傅金铨等一些重要道教人物。

佛教在临川区域流传久远,最早可追溯到三国吴时,崇仁县境内就有太和尼院。到唐朝末年,佛教兴盛,先后弘传过净土宗、神宗、律宗、贤道宗和密宗,涌现了一大批大德高僧,如本寂、匡仁、文益等,形成了曹洞宗和法眼宗两大重要流派,也出现了欧阳竟无、李证刚等佛学专家,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有重要影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048.jpg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051.jpg
正觉古寺
图 | 来自网络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在临川这个历史古城中,儒、释、道三教并行,思想碰撞、融合之下,一并成为了临川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加上因为地缘因素和频仍战乱,临川文化同时受到了齐鲁文化、吴越文化和荆楚文化的巨大影响,与周边的信州文化、庐陵文化、豫章文化也存在广泛交流,在这诸多因素作用之下,就形成了一种宽和、从容的文化特质。

临川文化最活跃的因子就是那些饱读诗书的诸多乡贤,能够沟通四海信息,放眼社会潮流,吸纳时代空气,接受进步文化。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致知”。

临川文化赋予了临川人民一种极为强大的意志力量,使之能够安守本心,对任何事都全力以赴、心无旁骛,达到一种专注于心的境界,是为“诚意正心”。在临川大地上,女子勤纺绩无间寒暑,男子苦读书不论城乡。因而临川区域的人民能够在特殊的文化氛围中超越农耕文化的特点,表现出一种开放进取的文化眼光。不论耕读,皆心尽其力,体乏其劳,蕴含着一种内在的进取欲求和奋斗精神。此之谓“修身齐家”。

由此可见,临川真是一块风水宝地,来到临川,你会发现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人们的一言一行,都贯彻着至圣先贤的谆谆教诲,并把这种精神执行到了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当中,从父母教子,到老师授业,到学子立志,再到每个人最终步入社会、安身立命,临川精神逐渐烙印到了每一个临川人的骨血和记忆之中,成为了他们的人格基因,并广为发扬、代代相传。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122.jpg
象山公园
图 | 来自网络
微信图片_20211117090142.jpg
大儒家庙
图 | 来自网络

《临川四梦》——台上戏曲终落幕。

“临川四梦”   ——台下风华正当时。

  妙哉 !快哉
文章来源:寻抚公众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就爱抚州网912fz.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需要先绑定手机号